追蹤
Everlasting ∥♚
關於部落格
活在當下最重要了喔(ゝω・)


初訪請按頭貼,感謝
☆站內照片有肖像權請勿盜圖十分感謝
☆已移往plurk及Facebook,欲追蹤請咦往頭貼看詳情
  • 11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冒險者的紋章 章一‧不懷好意的隊友是旅行的良藥

章一‧不懷好意的隊友是旅行的良藥
 
  這裡是袖葉城,接近早晨的時刻,太陽並未升起,但有些店家已開始準備開店的物品。
  袖葉城是美亞格大陸中的五大國之一──金螢的首都,冒險者公會「榮耀之花」的總部所在,同時也是這個故事的開端。
        ※ ※
 
「起床──愛賴床的衰鬼女劍士快起床──!」
  這是柚葉城丹楓街的早晨,聲響永遠是來自那兩戶,因公會而極具聲望的西爾敏葉和水映月兩家。
  伴隨著平底鍋和鍋鏟二重奏的起床號,已成了整條丹楓街的鬧鐘,而接著一定會有……
 
  「水映月琉璃,我不衰妳是聽不懂啊!還有,妳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西爾敏葉家小姐的怒吼聲。
 
  原本還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的長髮少女跳起來,開始對著琉璃大罵。
  「唉呀、好朋友好心要叫妳起床竟然被妳罵,小飄飄好壞心喔──」用一如往常戲弄的口吻,琉璃邊用長袖抹著不存在的眼淚邊說。
 
  「拜託,是誰昨天天都黑了還拖我去找水晶啊?」
「唉呀是誰這麼討厭?」
  「就是妳啦,水映月琉璃!」
  「啊!」
 
  「碰!」飄用力關門,琉璃被趕出了門外。
  「真是的,一點淑女形象都沒有。」
  「早就被妳吃光了!」門的另一邊又傳來飄的怒吼。
 
  十幾分鐘後,飄站在對面的水映月家門前,對著二樓陽台的方向呼喚:「琉璃──!妳好了嗎?」
  「妳先上來吧,一樓有人喔。」琉璃從陽台上的花花草草中探出頭回應。
 
  飄走進房子,然後上了二樓,推開掛著小丑布偶,一片粉紅的房門。
  「唉……你的房間還是一樣……色彩繽紛呢……」她看著琉璃擺滿各式各樣布偶及裝飾品的花俏房間,感嘆的說。
 
  「唉呀、興趣和職業使然嘛。」琉璃攤了攤手說:「自己找地方坐吧,桌上的花茶想喝可以倒。」
  她指指擺著水藍色小矮桌的地方,又繼續做著原本的事。
 
  「琉璃,那兩口箱子是?」看著琉璃把四散在房裡的木偶裝進大大小小的箱子裡,飄注意到了兩口之前從沒看過的深棕色皮箱,上面都有金銀兩朵百合交叉的標誌,所以特別顯眼。
  「那個是奶奶給我的。」她將箱子拉近身邊說。
 
  琉璃的奶奶是位頗具聲名的傀儡師,從公會開始興盛的時代就很有名了,是公會裡元老級的大人物,種族是精靈族,所以即使已有一把年紀,外表看起來還是相當年輕。而爺爺則是普通人類,會看上去和奶奶一樣年輕,純粹是個人體質的關係。
  皮箱上的標誌是她的祖父母退休後所開的木偶店商標,店裡也替顧客做人偶修復、保養和訂製的服務,琉璃所用的木偶絕大多數都是她奶奶親手做的。
 
  「嗯,對了,妳要把所有的偶具都帶去喔?不會太多了嗎?」飄戳著桌上紅色的木偶問。
  「小心喔,嘻嘻會咬人呢!」在琉璃說話的同時,被稱作「嘻嘻」的木偶突然打開嘴巴,露出裡面尖銳的金屬製牙齒,作勢要咬下飄的手指。
  「別以為我不知道,臭琉璃。」飄用雙手用力壓住嘻嘻的頭和下巴,將它的嘴合起來,在她壓著的地方,隱約看得見半透明地絲線,延伸到正走過來的琉璃袖裡。
 
  「唉喲、蛔蟲一號,別破人家的梗嘛。」琉璃在飄身旁坐下,說:「當然要帶著囉,那可是我的生財工具呢。」
  「可是你帶著這麼多行李不會不方便嗎?」飄看著大大小小,為數眾多的皮箱問。
  「沒關係的,哥哥給了我次元背包。」琉璃從桌子底下抽出了一個外型平凡的袋子。她的哥哥最近才剛結束冒險回城,還得到了金穗劍士的稱號,目前任職於公會,叫作肆雅。
  肆雅的武器是一把智能之劍,顧名思義,是擁有思考能力,並會依自我意識和主人談話的劍。大多數的劍士都不喜歡持有智能之劍,因為許多智能之劍都相當聒噪,飄也有一把,但她和肆雅的劍都相當穩重又冷靜。
 
  「恕在下打擾片刻,主人。」突然出現並非來自兩人的的低沉男聲。
  「怎麼了,亞特蘭?」飄望向聲音的來源,也就是她身旁那把紅銅色的劍──亞特蘭提斯。
  「距離主人冒險隊的的集合時間,還剩下二十分四十秒三十,在下建議立刻出門為妙。」
 
  「……。」
 
  「我靠!臭琉璃,聊太久要遲到了啦!」
  「什麼啊,是妳自己要聊的吧,作賊的喊抓賊喔!」
  兩人愣了約莫一秒左右,便抓著行李邊跑還邊吵的衝出了水映月家門。當她們跑到中央大街的街口,那位和她們感情很好的武器店老闆,以及隔壁木偶店的恩愛夫妻,也就是琉璃的祖父母剛好走了出來。
 
  「喲、兩位大小姐要出發了喔!」武器店老闆拿著掃把對兩人招手。
  「孫女,路上要小心喔!」身材姣好的女人也對著琉璃親切的笑。
 
  「坎特大哥再見,我會寫信回來的!」
  「爺爺奶奶,我走囉!也等我寫信回來吧!」兩人邊揮手邊向他們道別,琉璃還跳了起來。
  「唉、老伴,我們的小琉琉長大了啊……」看著孫女離開的背影,琉璃的奶奶一臉感傷的說著。
  「孩子長大了總要放出去讓他們飛啊。」爺爺溫柔的讓奶奶依偎著自己,說:「別哭,我的肩膀給妳靠。」
 
  「真是夠了,都一把年紀了還搞這套。」坎特嘟嚷著,又拿著掃把走回店裡,掃不掃其實沒什麼關係,他現在只想趕快躲避那對夫妻散發出的刺眼光線。
        ※ ※
 
  「肆雅,聽說你妹妹也在這隊裡啊?」邁爾斯對著自己身後的肆雅問。
  「嗯?對啊,怎麼了?我可不准前輩把我妹喔。」一說到妹妹,妹控的肆雅馬上就露出不同於平常的態度。
  「誰想把你妹。」邁爾斯說,伸手敲了肆雅的頭:「我只是好奇怎樣的家人會造就你這種傢伙。」
 
  「喂、色老伯。」一直坐在邁爾斯身邊,沒說上半句話的矮小身影終於出了聲音。
  「這樣叫也太過分啦,我才大妳兩歲,哪裡算的上老伯了?」邁爾斯對「老伯」這個稱呼抗議,不過忘記說自己根本就不色了。
  「就外表上來看,你對我而言的確是個老伯。」SAMI冷冷的說,心情看起來很差,而這應該都要歸功於今天早上……本來還好好的沉浸在睡夢中,卻有兩個死小子突然衝進她的房間,不但把她弄醒,還害她一頭撞上櫃子,光回想就讓人火大。
 
  「住手啦,妳再戳下去我的早餐都要跑出來了……」邁爾斯慢慢推開SAMI報復般用力捅著他肚子的手:「妳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承認自己小隻。」
  邁爾斯稍微調整一下坐姿,摸了摸一旁明顯矮了自己不只一截的頭。明明說過討厭被碰頭的,SAMI想,不過戴著帽子就算了。
  「明明只剩下十分鐘而已,為什麼才來了三個啊?」SAMI遠遠看著噴水池旁的舞孃、煉金術士和武鬥士,不悅的問。
 
  又過了兩分鐘。
 
  「……我去跟她們說一些話,等等就回來。」她好像想到了什麼,起身往三人的方向走去。
  就在這時候,一如往常蔚藍,卻帶著一絲不祥氣息的天空傳來了某人的呼喊聲──
 
  「SAMI大人請快避開啊啊啊!」
  從空中高速墜落的人影大叫,SAMI睜大眼睛往上看,馬上伸出了手展開防禦。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給我用這種鬼方式登場!
        ※ ※
 
  雖然反應的夠快,所以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但SAMI突然跌坐在地上,低著頭一動也不動。
  「不要……」她無神的細語著,聲音微弱到幾乎聽不見。
 
  黑龍。
 
  結凍。
 
  大火。
 
  守護者、魔女、屍體、鮮血──!
 
  「笨蛋。」邁爾斯把SAMI拉開,然後抱住了她的頭,輕聲地細語著:「不要再想了,已經沒事了。」
  她喘息了幾聲,在邁爾斯懷裡很快地從夢魘般的記憶片段中冷靜了下來,然後重新站好。
 
  「妳……」她推推眼鏡,一臉嫌惡地看著一頭火紅長髮的弓箭手。不只是因為剛才的「從天而降」,而是用光看的就能意識到個性不合的問題。
  「抱歉,指導官大人,」全身紅色的人稍微退開,誠懇的向SAMI道歉:「風元素的移動尚未熟悉,因為注意到時間快來不及了才出此下策,造成您的困擾,本人深感抱歉。」
 
  接著是一個九十度的鞠躬,這種多餘的客套讓SAMI感到更加嫌惡。
 
  「妳是叫朵爾吧,不用這麼禮貌沒關係。」應該說,太多餘的客套根本一點都不能稱作禮貌,SAMI想。
  「呃、關於這點……」朵爾邊說邊露出困擾的模樣:「小時候母親便教導我待人應和善有禮,雖然許多人對我的說話方式似乎不怎麼習慣,但是也改不過來……非常抱歉,引導官大人。」
  「那算了,不過叫我SAMI就行了。」雖然只是不喜歡被以職位稱呼。
  「好的,SAMI大人。」
 
  剛才不是要妳叫SAMI嗎?雖然這樣也沒什麼關係。
※ ※ ※
 
  「嗯……隊伍的人都到齊了吧?」邁爾斯轉頭向SAMI問道,無視一旁正在對自己妹妹發花痴的肆雅。
  「是啊,只剩下那個不知道躲在哪裡的老妖怪。」SAMI用手指敲敲夾進了雜亂資料的文件夾。
 
  「算了,反正時機到了她就會出來的。」她調整了一下頭上的深藍色帽子,然後俐落地拿出一枝羽毛筆,面對冒險隊的隊員們。
 
  「各位,我就是這段時間負責指導妳們的引導官SAMI,在我旁邊浪費世界資源又長太高的傢伙是公會的劍術指導者邁爾斯,我們旅行時會透過他來跟公會保持連絡。」SAMI邊說還邊踢著邁爾斯的長腿。
  「妳那是什麼意思啊,明明就是自己長得太矮。」他無奈的往旁邊移動了兩步左右的距離。
 
  「好了,大致上的事項妳們都已經明白了吧,如果另外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發問,不過如果是自己沒做好功課的話就先向我下跪再說。」SAMI轉轉羽毛筆,又說:「我現在再點名確認一次,麻煩被叫到的應個聲,如果資料有錯就順便說一下。」
 
  「朵爾‧凱普雷特,弓箭手。」
  「有。」
 
  「艾莉莎‧菲爾雷特,煉金術士。」
  「這裡。」
 
  「雅蕾‧洛克,舞孃,藝名魅蝶。」
  「有……幹麼把人家的藝名也說出來啊。」
 
  「梅‧李‧欽普,武鬥士。」
  「在。」
 
  「飄‧西爾敏葉,光劍士。綽號衰鬼女劍士。」
  「等、等等,為什麼妳會知……」
  「唉喲,這種小事就別在意嘛!」飄的話還沒說完,琉璃隔著長長的袖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臉上的表情簡直像是在說自己就是那個「為什麼」的答案一樣。
 
  「咳嗯、然後是水映月琉璃,藝人系的偽小丑。」SAMI完全不打算理會飄的反應,繼續進行確認。
  「妳、妳、妳、妳說什麼?」這次換成原本還掛著輕浮笑容的琉璃激動了。
  「琉璃冷靜點啊!」角色完全對調,由飄制止已經拿出了嘻嘻的琉璃。
  「沒聽清楚啊?偽小丑──?」這個人一定是故意的,火上加油。
 
  「噗喔喔我是真正的小丑啦!」一下子就被激怒的琉璃想撲上SAMI,卻被飄抓得緊緊的,讓她氣得大吼。
  「妳要真是小丑的話就證明看看啊,能有人賺錢資助冒險隊也不錯。」
  「好,這是妳說的!如果做到了就要改成偉大的小丑喔!」琉璃自信滿滿地說。分明是被激怒了嘛,飄和站在一旁的邁爾斯這麼想。
 
  說完後,琉璃就抓著自己的道具奔向廣場中央,噴水池的方向。
 
  「妳超壞的啦,居然用她當誘餌。」邁爾斯輕捏SAMI軟呼呼的臉頰,看著琉璃以及跟著跑上去的飄和肆雅說。
  「放心吧,反正她哥會保護好她的。」SAMI一派輕鬆,不負責任地說。難得沒有還手,也沒有推開邁爾斯。
 
  「SAMI大人,這樣沒有關係嗎?」正經八百的朵爾一臉擔憂:「而且據我所知,應該來柚葉城集合的還有一位……」
  「沒有關係,就是因為少了一人才這樣做。」SAMI推推眼鏡,懶得詳細說明的樣子。
 
  「世界是個舞台。」她說著,但不知道是對誰:「任何人、事、物都是演員、道具或者布景,但也可以成為編劇或導演,身為這樣的存在就必須主導好所面對的戲碼……現在那位演員正苦於找不到出場的台階,我只好為她準備一下囉。而在場的各位──就是那台階的一部份。」
 
  SAMI神色自若地望著噴水池,也就是琉璃所在位置的方向。
  「萬一妳被公會炒了,還可以去當個文學家呢。」邁爾斯調侃的說。
  「你吃屎吧。」SAMI毫不猶豫地用拳頭和只有這種時候才會露出的燦爛笑容回應他。
 
  袖葉城是個熱鬧的城市,雖然時間還很早,但廣場上已經有不少正在談天、查看公告,或者是單純經過的居民。
  琉璃背對廣場中央閃閃發亮的噴泉,面向人最多的地方,有些注意到的居民停下腳步,將目光慢慢集中在她身上。
  琉璃鞠了個躬,然後稍微提高語調:「袖葉城的各位,早安,我是水映月家的琉璃。」
 
  「咦?真的是水映月家的小姐……」
  「今天不是參加公會的冒險隊出發了嗎?」
  「話說回來,她想做什麼啊?」
  底下傳出了一些喧鬧聲,這也是因為水映月家相當有名望的關係,琉璃揚起嘴角,繼續向大家說:「是的,今天是冒險隊出發的日子。不過因為各種原因,我想在各位面前表演幾項才藝,如果我表演的好,就請大家幫我們添些隊費吧!請多指教!」
 
  於是,突發表演就在零星的掌聲中展開。
  她憑空變出了三顆顏色各異的小球,用雙手拋弄著,突然將紅色的球扔給坐在父親肩上的小女孩。
  不,仔細一看,那顆球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枝綁著紅色緞帶的棒棒糖。
 
  「哇!好厲害喔,謝謝大姐姐!」小女孩把棒棒糖握在手中,睜大閃亮的雙眼向琉璃道謝。
  「不會,祝妳今天快樂喔。」琉璃也用笑容回應了小女孩的道謝,然後繼續拋著更多五彩的小球,這次被拋上空中的球又變成一隻隻的白鴿,廣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就連隊裡的人也都在台下看得目不轉睛。
 
  「真厲害!」
  「什麼小丑,根本就是魔術師吧!」
  「不,她只是用了空間轉移的魔法,」飄向冒險隊的夥伴解釋:「這是琉璃最擅長的。」
  「沒錯,她在將球拋上空後使用了轉移魔法,把廣場上的鴿子移到球的位置,而原本的那些球現在應該在她的袖子或背包裡。」肆雅看著正在表演的琉璃,一本正經地附加解說。
 
  「……咦?亞特蘭,這裡的空氣流動是不是有點異常?」察覺到一絲異樣,飄握著亞特蘭提斯問。
  「是,主人,依據在下的判斷……」
  「啊、抱歉,」她出聲打斷:「我已經看到了──
 
  那是異界裂縫。」
        ※ ※
 
  「去!竟然在廣場中心打開異界裂縫!」邁爾斯慌張的看著那逐漸由淺轉深的裂痕。
  「哼,終於出現了,死老妖。」已經準備萬全的SAMI也看向同樣的方向:「都鋪了這麼久的路才肯出來,找麻煩也要有個限度。」
 
  「走吧,邁爾斯,差不多要上工囉──因為那傢伙這麼脫線。」
 
  SAMI和邁爾斯兩人一起走向廣場中央,裂痕還在逐漸擴大
        ※ ※
 
「小妹妹,快過來!」發現情況不對,琉璃抱住前方落單的小女孩。
  異界裂縫是魔界和冥界通往現世的其中一種路徑,從裂縫來到現世的魔物和不死生物特別喜歡狩獵幼小生物的肉體及靈魂。琉璃知道這點,所以先保護沒有和父母在一起的小孩子,再把其他群眾傳送到廣場外。
 
  「可惡,沒有一次傳送過這麼多人,累死我了……」隊伍裡的夥伴都幫忙疏散人群,消耗了大量魔力的琉璃則和女孩一起站在一旁休息。
 
  「小妹妹,妳住在哪裡?我送妳回家吧。」琉璃摸摸她的頭問。
  「中央大街的帕格里花店……啊!姐姐小心後面!」
  琉璃看向後方,只見一抹黑影和刀刃的反光正快速逼近,一時之間來不及閃躲,就把小女孩抱在懷裡,至少要保護她。
 
  本來已經做好被砍中的心理準備,但敵人的攻擊卻在半空停住,揮劍將這一擊擋下的,是熟悉的背影。
 
  「水映月琉璃,妳是白痴啊!還不逃做什麼?」飄一邊握緊劍柄施力,邊大聲斥罵琉璃。
  「我去妳的衰鬼女劍士,誰叫妳來了。」琉璃也不甘示弱的和她鬥嘴,然後將懷裡的女孩交給肆雅:「帕格里花店,中央大街。」
 
  琉璃保持著距離,仔細觀察和飄戰鬥的敵人。那並不是來自異界的魔物,而是一名長相端正的男性,是普通男人會嫉妒想砍了他的類型。那個人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琉璃對於他的外貌其實沒什麼興趣,比起莫名奇妙的面癱,她比較喜歡天真可愛的正太和戴眼鏡的溫柔大哥哥。
 
  她所在意的是,他們兩人雖然打得不相上下,但對方卻像是在保留實力,而且那個男人使用的劍法,似乎是來自某個已滅民族的特有劍法。更讓人在意的是,從他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生氣與活力,簡直就像是用魔法在支撐一樣。
 
  「等等,用魔法支撐?」琉璃好像突然想通了什麼,大聲對著飄喊:「小飄飄!使徒,那個傢伙是主人控制的使徒!」
  「靠!原來是使徒喔!」飄聽後立刻改變了戰術,用亞特蘭提斯打向他的膝蓋,趁對方把動作接下去前踢走他手中的劍,再對肩膀施力讓他跪下。
 
  「飄,快讓開!」
  飄聽見後立刻閃開,只見大量的土色藤蔓快速纏住使徒的下半身,施術的琉璃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正當那個男人試圖撥掉纏繞在身上的藤蔓時,突然的一陣寒意讓他停下了動作。
 
  「你要是敢再動一下,就準備和腦袋說掰掰囉。」
 
  「不管是被藥劑侵蝕到連滴腦漿都不剩,」艾莉莎。
  「還是用這把劍賞你一個痛快。」邁爾斯。
 
  不知道什麼時候,邁爾斯已經站在他的左邊,用劍刃架在他的脖子上,右邊還有冒險隊的煉金術士‧艾莉莎,和浮在空中,冒著詭異白煙的透明玻璃瓶。
  「真是的,幹麼弄成這樣呢,叫你家親愛的主人直接滾出來不就得了嗎?」SAMI從容的走向使徒,抬起他的下巴,用像是挑釁又像是威脅的眼神和他四目相交。
 
  「快說,那隻死老妖在哪,我們可沒那個美國時間等她。」
  「……誓死不從。」他揚起輕佻的笑容,無所畏懼的挑戰眼前的少女。
  「嗯──好吧,各位請動手。」SAMI瞇起眼睛,露出燦爛的笑容。
 
  「給──我──等──一──下──!」大叫著出現,阻止了幾人將要進行的可怕行為的,是個僅次於SAMI嬌小的女孩。
  「噗喔!」邁爾斯遭到女孩的飛踢而發出哀嚎。同時,朵爾指著使徒的弓箭和艾莉莎的燒瓶都被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黑影奪去。
 
  「小SAMI,意氣用事可不好喔。」女孩用稚嫩的聲音說,身後的妖獸顯示出了她的職業。
  「咦,這麼小的女孩?」
  「而且妖獸的等級還這麼高!」
  琉璃睜大了眼,飄也跟著驚呼。她年紀小小竟然就當上操妖師,而且操縱的妖獸等級還高得嚇人。
 
  飛在空中,銜著紅色長弓的,是一種能夠製造惡夢般幻覺的鳥型妖獸「魘鬼鷹」,而一旁叼著空燒瓶的,則是能夠將人帶進虛無空間的「無狼」。還有無聲無息救了使徒的金紋錦蛇,鮮紅色的雙眼彷彿能夠洞悉一切,是一種極少見,連公會都無法完成研究的稀有妖獸‧「恐夜」。
  探索大陸上任何不明要素也是公會的工作項目之一,只不過被公會派去調查恐夜的調查員,不是失去記憶,就是至今仍下落不明,而因此成謎的夢幻生物活體竟然就在這裡。
 
  「幹麼把事情弄大啊,小SAMI!」
  「妳叫誰啊,噁心的老妖怪,明明就是妳自己先找麻煩的。」
  「什麼?妳是想說要怪我嗎?」
  「廢話,不怪妳要怪誰。」
 
  眼看兩人幾乎要擦出火花,邁爾斯慌張地拉住SAMI:「好啦,反正人都來了,大家就趕快上路吧,我想回去休……我想回去工作。」
  「哼,好吧,就看在邁爾斯『小弟弟』的面子上。」口氣和外表都相當幼稚的操妖師說,用手勢示意妖獸們物歸原主。
 
  「啊──」SAMI一臉不屑的介紹:「她是紫漾‧克維克,職業是操妖師,以她的年紀叫邁爾斯小弟弟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老妖怪一個。」
  「妳……女人的年齡是不能說的秘密啊!妳竟然……」
 
  一陣突如其來的淒厲叫聲打斷了紫漾,那顯然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生物的叫聲。
  「唔……凱里,我有叫你把通道關掉嗎?」紫漾用犯了錯般的表情詢問身旁的男人。
  「報告主人,沒有,屬下並沒有接到這樣的命令。」
  「啊,完了。」聽到凱里的回答,紫漾倒吸了一口氣,抱著頭屈膝。
  「也就是說……」全隊的人臉色都沉了下來。
 
  「也就是說,剛才的叫聲就是來自冥界的妖獸囉……」飄握著亞特蘭提斯喃喃地說。此時廣場上烏雲密佈,被烏雲擋住而看不清楚的裂縫已經讓一些妖獸跑了出來。
 
  「各位,我們的第一個任務已經接到了。」SAMI手拿著發出微弱光芒的捲軸說:「根據公會情報,被開啟的裂縫是連接冥界低等妖獸穴,但不排除潛藏了高等妖獸或不死生物的可能性。冥界生物的殲滅和關閉裂縫為白光一等任務,由本小隊列管。以上為金穗魔法師,17682小隊引導官,SAMI報告,請各位準備──」
 
  「喔!」
  在大家齊聲應答後,SAMI以法杖指示著前進的方向,也就是廣場中心。
 
  「17682號小隊,任務編號#1,任務開始!」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